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建境七圣(2)

作者:术道九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nunu.com】

    太上小君也向花盛使了眼色,暗示他别口无遮拦。

    随后太上小君说道:“虽说当时是李靖前来,但道灵星君是主动和他走的。可能星君也是想保护术道习院,以免给仙师、弟子们带来麻烦。”

    花盛自知该注意场合,但心中满是怨气,不言语。

    此时清妙仙师说道:“如果不去找道灵星君,我等可否唤来全习院的弟子,对这紫金线一一做比对?”

    于然仙师说道:“这种方法虽是低效的下策,但也无不可。只是有两个问题,毕竟术道习院三万余名弟子,一来速度太慢,三日期间不知道能否完成;二来,只能比对目前在习院内的弟子,暂时离开习院的便无可对证。大家也知道,在乾坤卫战中……”

    说到这于然仙师便打住没有再说。

    觉光仙师说道:“于然仙师所言甚至,看来事不宜迟,就先用清妙仙师说的方法。如超过三日,我们再想办法应对。同时也去打听一下这克林魔校什么来历。但无论如何,只要我们有所准备,即便他们倾巢而出,我习院也未必怕得。”

    “本仙也再去看看新闻联播,看看是否能有何线索……”于然仙师说道。

    花盛担心于然仙师浪费时间,赶忙说:“仙师,您看新闻联播是肯定不会线索的,还是另寻办法为妥。”

    “哦,本仙刚忘了你是人间所来之人。可能提议有一定道理,容本仙再想想……”于然仙师点头道。

    言罢,觉光仙师便结束了此次的湖星亭会议。众仙众人皆散去。

    而花盛和太上小君回到寝舍之内。

    所说百日未归,但寝舍内的情形花盛依然是历历在目。由于术道习院所在的灵州气候与环境常年宜人,花盛屋子就像刚被打扫过一般干净。案头、床边和地上都是一尘不染。

    花盛虽说回到习院触景生情,但他也未曾料到刚回来习院就遇到麻烦。加上道灵星君被捕多少总与自己有关,花盛不免怪自己给星君引来祸事。

    他一进自己房门屁股还没坐热又走回到厅堂,对着厅堂中的太上小君说:“小君,我觉得这紫金线头一一比对之事,始终不是个办法……”

    “在下也是这么认为。好在在下刚才掐了一段线头下来……”

    说着,太上小君竟然从怀中掏出一小截紫金线。

    “欸?哪里来的紫金线?就是那个魔法师简带来的?”

    “可不是嘛!”太上小君抬起手上比蚊子腿长不了多少的线头说,“在下从简那边拿来时,就知道留一点证据是有用的,所以就掐了这么一小截下来。”

    花盛惊讶地说:“小君你这又问别人要联系方式,又是留给简自己联系方式,竟然还想得到留线头,你这一心几用的心思也太缜密了吧!”

    太上小君显得很得意,说:“那是!本仙可从不耽误正事啊!”

    花盛赶紧说:“如果我们拿着线头能找到道灵星君,是不是就有办法查证习院和那丢失的岁星丝到底有没有关系?”

    “按理说确实不错,但道灵星君如今被关在熛怒天狱内。而且由二郎神把守,可不像我们去逛玄武灵山那般来去自由。”

    花盛觉得有理,不管是什么监狱,要真是二郎神杨戬管辖之地,恐怕神仙也进出不得。

    自己虽说法力今非昔比又有如意金箍棒,但道行毕竟和孙悟空没法比,要是遇到二郎神怕是讨不到半分便宜。

    何况那叫熛怒天狱的地方关押着道灵星君,二郎神把手是秉公办理。从道理上来说,花盛也不可能有机会求见被关押的囚犯。

    他正在烦恼之际,就见太上小君在桌上拿一张纸在画各种树状线条。

    “太上小君你这是干吗?上面都是线条和字……哦!我懂了,你是要画什么特别厉害的隐身符?好让我们能溜进那熛怒天狱?”

    “不是灵符。”太上小君一边思考,一边又在写,想想不对,便把桌上的纸张撕了,又拿了一张出来画。

    画完又撕,撕完又画。

    “不会吧?难道你要伪造什么通关路引?那可不行啊,想想都是伪造国家证件的重罪啊!而且就凭你画这几笔能进得去那熛怒天狱嘛?”

    花盛不无担心的说:“搞不好我们也会被搭进去吧?那这样光进得去,出不来有什么用?”

    “别烦我,在下画的不是通关路引……”

    “那竖竖横横的,而且这么多字是何用意?”

    “这是攀亲带故符!”

    “……听上去像是能走后门的法咒?你不会是想着用法术去给二郎神套近乎吧?他能中你的法术?”

    “这可不是法术,家族关系图表你懂么?”

    “这……家族关系我应该能懂。但有什么用?”

    太上小君没回答,用手中的毛笔杆盯着自己的下巴。

    忽然他一拍大腿,喊道:“在下终于攀上二郎神的亲戚关系了!绝对能进去!”

    花盛倒吸一口气,问:“小君你居然能攀上关系?那你就是关系户啊!快说来听听!”

    太上小君取出一张白纸,写了“鸿钧老祖”四个字,然后在下面写了“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个名字。

    花盛说:“这意思是说,下面三位是鸿钧老祖的……”

    “徒弟。”

    “然后呢?”

    太上小君在元始天尊下面写上了玉鼎真人,又在玉鼎真人下面写上了杨戬的名字,说道:“我爷爷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是师兄弟。元始天尊住在玉虚宫,徒弟是玉鼎真人,也就是姜子牙是同门师兄。而杨戬便是那玉鼎真人的徒弟。说起来就是元始天尊的徒孙。”

    花盛看着图表,思索道:“看上去似乎你和杨戬确实有点联系……”

    太上小君得意洋洋道:“可不是!而且因为太上老君是大师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是我爷爷的师弟。要细说,在下是大师兄的亲孙子,杨戬他是二师兄的徒孙,虽然在下比杨戬晚出生三千年,但和杨戬不但是平辈,在下还大他一截呢!”

    “这都可以?”花盛瞬间佩服得五体投地。

    “自古以来,有门路有关系便最是无敌啊!”太上小君叉着腰在那里大笑,“哈哈哈哈哈!在下可太佩服自己了!太佩服自己了!聪明智慧真是无穷尽啊!”

    花盛转而又担心地问道:“小君你觉得这样行么?我觉得二郎神的亲戚应该不止你一个,而且道灵星君那种,怎么说,在人间好歹也算落马的高级官员。这种关押都是最严的牢房,不是你一个远亲就能见的吧?”

    太上小君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所以在下的战术是,在下去想办法拖着二郎神扯些有的没的。你带着这紫金线想办法去见道灵星君。”

    “但我即便能进牢狱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这样杨戬岂不是要起疑心?”

    “所以还得再找个同伙……不,战友。到时候你离开时候,战友能扮作你。”太上小君想了想,“宣文,不行,他仙术不精,而且大嘴巴。弄得不好和二郎神说两句话就穿帮了。”

    “要不天极子……”

    “疯了嘛?早知道你还说这种胡话,在下就不该把你从那座精神病院救出来,你很适合待在里面。天极子与我们素有芥蒂,会帮我们才怪!”

    “那还有谁?”

    太上小君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有了!灭影啊!灭影!她一个能顶九个!猛得很!”

    “灭影啊……”花盛想起天目试炼后曾在未雨面前被灭影打得那耳光,现在回想起来竟还有些疼痛。

    他不由地说:“我是担心灭影比较感性,我们这种行为基本游走在法律边缘,让她参与会不会不牢靠?”

    “又不是拉灭影去抢钱庄!”太上小君拍了拍花盛说道,“而且你还有选择嘛?为了证明术道习院的清白,在下觉得灭影能理解的。”

    “我发现,小君你很会给自己找理由啊……”

    “师出有名,方能马到功成!好理由是成功的一半!”

    “应该是好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吧……”

    “一样一样的。”太上小君转身准备进屋子,“在下先收拾东西,还得去办点事,你叫上灭影先去。在下随后便赶上你们。”

    “哦……我去找灭影问问,那你知道熛怒天狱在哪?”花盛赶紧喊道。

    “你不会导航啊!用瑞华宝镜查路线啊!用过没?熛怒天狱这么有名的地方,地图上能没有嘛!”

    “哦……”花盛追问道,“那你待会是去干嘛?”

    “二郎神还有个难缠的帮手。在下得去准备点东西应付……”

    “什么帮手?”

    “哮天犬你没听过?凶得很啊!当年赵公明、碧霄娘娘,甚至连斗战胜佛孙悟空手持金箍棒都吃过这神犬的苦头!在下能不准备点东西带去嘛!”

    “确实很危险。那咋办?你准备带什么法宝去?”

    “狗粮啊!零食啊!而且在下还得去买特别贵的那种!便宜货入不了哮天犬的法眼,在下得去集市转转才行。你们先走!”

    说着太上小君转身就走进自己的屋子。

    “那好吧。”花盛想到什么又叫住了小君,“对了还有个事……”

    “你好烦!”屋里传出太上小君的声音。

    “我说小君,谢谢你带我回来!”

    花盛低头看着地面,说道:“我意思是,谢谢你从那个医院里点醒我,让我再有机会来到圣平宁,回到术道习院这里。因为有阵子没见,一直没机会当面和你说谢谢。”

    屋子那头的太上小君没有回答。

    花盛以为他忙着,便又说:“小君,谢……”

    “肉麻不肉麻?费什么话!在下带你回习院是来修行的,可你看,你不又准备翘课了嘛?”

    太上小君的声音显得一点也不在意。

    “这倒也是……”

    “别来烦在下,本仙正心痛待会儿买狗粮的钱呢!”

    听到这话花盛咧开嘴巴大笑,笑得直不起腰,几乎要将眼泪也笑了出来。

    他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开心地像个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