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追夫】:你就不害臊?

作者:月下无美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nunu.com】

    谢于归动作一停,连忙猛的抬头,却被按着脑袋差点折了脖子,疼的低叫了一声。

    等捂着脖子退开之后,看着他睁眼时谢于归才惊声道:“你醒了?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吗?”

    她说话时伸手就想去探他额头,却被韩恕挡住。

    谢于归手僵在半空,有些尴尬:“我没想占你便宜,就是你病了我帮你看看而已,你要是不喜欢我去叫季三通过来。”

    她说话时就想起身去叫人,韩恕突然道:“你不是要哄我,去找他干什么?”

    “那你不是不喜欢嘛……”

    谢于归讷讷。

    这要是换成平常,这么好的机会她铁定厚着脸皮死赖着不走,反正他冷言冷语她都习惯了,说几句又不掉皮。

    可他这不是病了吗,她怕她再闹腾一下将人给折腾坏了,那她还不得后悔死?

    韩恕撑着床上起身,朝着她伸手。

    谢于归咻的一下闭眼,只以为他又要拎着她扔出去,却不想他却只是将手放在她脖子上,捏着她刚才弹到的筋时,她顿时疼的直叫。

    “啊啊啊,疼!!”

    韩恕见她脖子僵硬,刚才扭到的地方筋都发直,疼的动弹不得,他指尖落在上面稍稍用力帮她揉捏了一会儿,而谢于归疼的死劲拽着他的衣裳眼泪都直晃荡。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韩恕是想弄死她。

    筋被揉散之后,那疼痛感觉才褪去了一些,片刻后脖颈上就传来温热感觉,谢于归抬眼时眼睛红彤彤的挂着眼泪,说话时委屈巴巴:“你怎么还会这个?”

    韩恕淡声道:“以前学的。”

    她那会儿忙着帮李颉夺权,忙着帮李颉安抚朝廷,忙着平衡朝局和各方势力,时常彻夜彻夜的不休息,而每次忙过头后就累的手脚抽筋疼起来时僵直的动不了。

    他就偷偷去找了汪鑫阳学了些推筋的技巧,只是还没来得及用上,她人就死了。

    谢于归原本得了回应还高兴着,可见他神色郁郁眼底满是阴霾,就突然高兴不起来了,她也不敢乱动,就那么被拉着坐在床边上,任他替自己揉着脖子。

    片刻后,韩恕收回手:“动一动。”

    谢于归连忙左右微晃了下,眼睛一亮:“真的不疼了……啊!”

    她扭头时又扯到了,韩恕伸手抵着她头让她扭回去。

    “扯到筋了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好全的,这几天别有太大动作,让胡辛取些药油给你揉揉,缓几日就能好了。”

    谢于归眨眨眼:“你关心我啊?”

    韩恕干脆利落的收回手。

    谢于归也不嫌他冷淡,转过身来时就伸手扯扯他袖子:“韩恕…”她听到了,他明明关心她的,而且要不是在意,他干嘛替她揉脖子?

    她嘴角翘起来,眼角还留着刚才掉眼泪时的红,却已经弯了起来好不开心。

    她伸手勾了勾他手指,将手挤进了他手中,然后凑上前去笑眯眯道:

    “我听到了,你关心我了。”

    韩恕见她高兴的样子,抿抿唇。

    谢于归见他没反驳就跟得了糖的孩子一样露出酒窝:“你原谅我啦?”

    韩恕淡声道:“想的美!”

    谢于归也不恼,比起之前半点都不理会,如今肯跟她说话已经好了很多了,她连忙说道:“没事没事,不原谅也行,只要你肯搭理我就好了。”

    “你别不跟我说话,要不然我连怎么讨好你都不知道。”

    “你放心,我肯定会再接再厉好好表现,争取让你早日原谅我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谢于归说话时神采飞扬,那笑容溢满了眼中,哪还有半点之前丧气的样子。

    韩恕嘴角牵动,微扬了一瞬就又强行压了下来,对着她道:“别再骗我了,任何事。”

    谢于归狂点头:“不骗不骗!”

    一次就够受了,她哪儿还敢再骗,她还想早点将人拐回去跟她一起生小石头呢~

    韩恕见她高兴的样子,神色微缓了下来,忍不住也伸手握了握挤在掌心里的手,却感觉到她一哆嗦,低头就见那指头上好几个已经蔫儿了的燎泡。

    他连忙松手,等将她手上打开之后,就见掌心边上也红了一片,几个指头更是惨不忍睹。

    韩恕皱眉:“怎么弄的?”

    谢于归刚想张嘴说不小心,可突然想起刚才说的不能骗人,她只能瘪瘪嘴:“做蝴蝶酥啊,我想讨好你来着,可是之前买来的那些被花吉那个小王八蛋给换了,害你生好大的气。”

    “我想哄你,就自己做了……”

    可谁知道她实在没有下厨的天赋,就差把房子点了自己炖了也没做出个合意的来。

    韩恕看她:“真做了?”

    谢于归顿时道:“什么叫真做了!我都嚯嚯了多少东西了,不信我领你去看!!”

    那厨房还黑漆漆的呢!

    她可怜兮兮的伸着手道,“你瞧瞧我的手,这像是有假的吗,那蝴蝶酥怎么那么难啊……”

    韩恕嘴角勾了一下,从见到那碟子玉兰糕开始憋闷的郁气突然就散了,见她伸着爪爪卖可怜,他避开她受伤的地方见她拍下去说道:

    “是你自己笨,我看季婶做的很简单。”

    谢于归顿时不满:“哪里简单了?!”

    韩恕睨她:“哪里不简单?”

    谢于归顿时大气,哪怕想着要哄着他,也知道自个儿还在屋檐下呢,却依旧忍不住回了一句:“你说简单,那你上!!”

    一个时辰之后,谢于归看着裹着厚氅的韩恕轻描淡写的指挥着季三通和了油面掺了油酥捏出了形状来,被扔进油锅里炸的金黄飘香的蝴蝶酥,她一脸“……”。

    这不公平!

    为什么连季三通都会?!

    ……

    韩恕大病了一场,高热褪去之后,身体却格外的虚弱。

    时有反复不说,断断续续的咳嗽着,又是吃药又是吃着谢于归四处搜罗来的偏房,就差她打算捎信回去让汪鑫阳过来时,进了十二月时,韩恕才彻底好全。

    谢于归依旧围着韩恕跑,他走哪儿她就去哪儿,只是跟以前次次都吃闭门羹不同,如今天寒地冻的她也能厚着脸皮蹭上马车,甚至能光明正大的不用翻墙了。

    瞧着谢于归从马车上下来,附近的人笑着道:“哟,小娘子这是得偿所愿了?”

    “没呢没呢,还早呢。”谢于归也不害臊,笑眯眯的道,“我现在也就能跟他同车说说话,离拐着回家还远着呢。”

    那老太太却眼睛精,瞧见韩恕从马车上下来的模样,笑眯眯的开着玩笑:“这都能进家门了,离成一家人还远吗,小娘子再加把劲,早点儿哄着韩家郎君点头下嫁……”

    “没问题没问题,等我哄他点头了之后请你们吃酒啊!”

    韩恕越听脸越黑,眼见着谢于归跟几人越说越不像话,伸手拽着她就朝里走,等进去之后谢于归便赖在他身旁笑眯眯的道:“韩郎君什么时候才能点头啊?”

    “你就不害臊?”韩恕看她。

    谢于归坦然:“有什么好害臊的,我喜欢你,想跟你成亲,这有什么?”

    韩恕:“……”

    哪怕心头窃喜,耳根子都烧了起来,他却只是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谢于归见他脚步极快忍不住窃笑,朝着季三通扬扬眉毛:“你家王爷害羞了。”

    季三通默了默,扭头瞅了眼正啃着红薯不解风情的阿来,默默叹气。

    连王爷都知道害羞了,眼看着长公主再递个台阶说不准两人就能如胶似漆了,可阿来却依旧还跟没开窍似的,他追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

    谢于归乐淘淘的抱着纸袋子追上了韩恕,等进了屋里时才将那些油纸包打开,里头装着的是各种干果。

    离年节已经没多久了,他们打算在陵昌过年,不准备回定川的王府,所以早早就准备开了。

    谢于归将那些干果取了食盒分层装起来,又铺了油纸免得回潮,分门别类的时候在旁絮絮叨叨:

    “这边的东西种类还是少了些,都没买着你喜欢的盐杏仁,我让胡辛捎信给绿竹了,让她们准备些让人送过来,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年前。”

    “这枣子不错啊,核桃也好,待会儿试试做点儿核桃枣糕……”

    韩恕坐在一旁,听她随口说着家常话,只觉得以前好些事情都好像开始模糊起来,突然有了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说道:“北地大雪,河道也封了,从定川送东西过来,可能赶不上过年。”

    谢于归有些可惜:“我还让绿竹捎了好些你喜欢的东西呢,还有季婶给的方子,全是我让大哥要来的,我还说等着年节时我来大展身手呢。”

    韩恕轻笑了声:“火烧厨房吗?”

    谢于归顿恼:“韩恕!”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能不能不提了?!

    韩恕扬唇:“你别想着大展身手了,除夕那天让季三下厨,北地也有不少好吃的,让季三去学了来,正好尝尝。”

    谢于归想想也是,陵昌虽然偏远没有南地富贵,可吃的东西花样也不少,季三通如今兼职了厨子的身份,而且天赋异禀什么东西吃上几次就能学会。

    让他去偷师学艺去。

    年节前,定川的东西果然没能送来,据说半道上遇上大雪给堵在了路上,谢于归歇了去厨房大显身手的打算,让顺利偷师学艺回来的季三通主厨,还心地善良的派阿来去打下手。

    阿来比谢于归没好到哪儿去,除了吃东西格外上道,别的什么也不会,砸了一堆盘子碗后就被季三通给推到了一旁。

    “姑奶奶,求你别过来了。”

    再这么下去,大家伙的晚饭都不用吃了。

    阿来委屈看着地上那菜的“尸体”:“我又不是故意的。”

    季三通见她睁圆了眼无辜的模样,忍不住深吸口气。

    这是媳妇,这是未来媳妇,这是还没追到手的媳妇儿……

    他挤出个笑脸来,安抚道:“没怪你,是盘子太滑自己摔的。”

    季三通见她扎着啾啾,早有些眼馋,趁机学着谢于归撸了下阿来的脑袋,然后在她炸毛之前干脆利落的塞给她了一个大鸡腿,“你在这坐着就行,再不行的话帮我烧烧火,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阿来脑袋被摸,本还生气,可瞧着鸡腿瞬间被安抚下来。

    “不许摸头。”

    小姐给她绑的发带呢!

    季三通笑着答应,死性不改,见她坐在小凳子上开心啃着鸡腿,露出圆乎乎的脸颊,只想着下次再哄哄,说不定就不只是摸头发了,也许能牵牵小手不用挨打?

    ……

    除夕的大餐格外丰盛,季三通稳了厨子名号,就连跟他不怎么对眼的胡辛也难得夸了一句。

    阿来更是吃的两颊鼓鼓,主动分了他一只鸡翅膀,朝着他笑得也甜了些。

    吃过饭后,季三通就领着阿来去放烟花,北地的烟火管控不严,这城中入夜之后便鞭炮声不断,空中时有烟火闪烁,见阿来被季三通哄的眉开眼笑,被拉着手也没反抗。

    胡辛嘁了声:“傻子。”

    一顿饭就给哄了去。

    胡辛懒得去看季三通趁机拉着阿来小手占她便宜,偏阿来那小丫头跟不知道似的只顾着抬头看烟花,她转身刚想回屋,就瞧见那边正说话的谢于归跟韩恕两人。

    谢于归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微仰着头时笑的开心,韩恕垂眼瞪了她一下,下一瞬也忍不住低笑起来,伸手朝着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两人抵着头私语。

    “……”

    胡辛面无表情,妈的,她怎么觉得有些撑得慌。

    谢于归喝了酒,韩恕因着先前中毒的愿意滴酒未沾反倒是清醒,等将手舞足蹈的人送回房中之后,谢于归就缠着他不放。

    韩恕将人左手扯下来,她右手又攀了上去。

    两只手扯下来,她索性缠着他腰整个人贴了上来。

    “谢于归!”韩恕咬牙。

    谢于归瞪他:“叫嬿嬿!!”

    喜欢的时候叫她嬿嬿,翻脸无情就叫谢于归。

    嘤嘤嘤……

    韩恕听着她醉酒之后胡言乱语只觉得头疼,见她脸蛋通红,眼角都是绯色,一副你不叫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叹了口气顺着她道:

    “嬿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