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仙尸匿影,四象冲煞(一)

作者:那就不要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nunu.com】

    最后一篇壁画因为被人抠去,具体的内容已不可知。

    仅剩的前三幅,讲得是明末,清军入关的次年,北边的大兴安岭一夜之间天崩地裂,群峰之间有五彩霞光绽出,映满了大半个天空。

    顺治帝听闻大惊,立即派八旗入山,竟在那诸岳环拱之地的天裂中发现了一艘千丈巨船。

    此船周身宝光四溢,华不可言,清兵数了数,巨船首帆八十八,上帆六十四,翼帆左右各十六,斜帆九十三,尾帆八十八,共计三百六十五,正暗合三百六十五周天数,清兵皆大奇,欲登船一观...

    故事却在即将展开之际戛然而止。

    其后便是被人抠去的空白。

    看得李长清一阵窝火。

    冷静下来,在竖井中来回搜寻了一番,并未有什么新发现,才终于死心。

    他站在被抠去的壁画前,低头沉思。

    “这口六棱竖井莫非是一处直通墓穴的甬道?”

    自从进入石殿后,一切都很不寻常。

    首先,便是这座石殿本身。

    婺台是商周时期独有的产物,自周幽王后便再未出现过,当时南海还是未开发的蛮荒之地,按理说周王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将如此重要的祭台修建在这里。

    不仅如此,这婺台中的井壁上还描绘着如此古怪离奇的壁画,看壁画中的人物和绘制手法,明显是后朝的东西,且每一整幅绘制的朝代都各不相同。

    前十幅明显是秦汉风格,线条粗犷,其后八幅则是宋朝产物,作画精美,最后三幅只讲了个开头,却不难看出是清朝的遗物。

    如此一想,便更离奇了!

    后朝的壁画,怎会出现在前朝的遗址中?

    莫非...

    李长清心里有了几分猜测,却又不敢笃定。

    看了眼身下,只见一片朦胧漆黑,根本看不到底。

    “吱吱!”

    元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指着下面叫了几声。

    李长清点了点头,继续向下潜去。

    ...

    约五百米后,他停了下来。

    “吱?”

    元宝扭头问他为什么不走了。

    “情况有些不对。”

    李长清拔出了长剑,皱眉盯着身下的黑暗。

    话音刚落,便听井底涌上一阵水泡,接着,几道类人的黑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来过来!

    李长清松了口气,提剑迎上,三下五除二将扑来的黑影切成碎块。

    朦胧中,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剑尖传给他的触感滑腻腻的,很是奇怪。

    将其尽数解决掉,他伸手抓住了几个尸块,拿到面前一看。

    只见尸块看起来像是人的手臂,却长满了鳞片和鱼鳍。

    “鲛人?”

    李长清皱眉。

    随手将尸块弃之一旁。

    这时,又有几个黑影冲了上来,见到同伴惨死,不退反进,悍不畏死地朝道人扑了过来!

    李长清这一次没有急于出剑,任由它们冲到了面前,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

    那是一张张如骷髅般的怪脸。

    脸上棱角森然,骨刺倒生,满是绿幽幽地鳞片,血盆大口里黄褐色的獠牙层叠,看上去异常恶心。

    李长清随手将其斩杀,心里却起了怀疑。

    古籍上记载,南海鲛人淫而奸,天性胆小,猎杀手无寸铁的渔民都要集群出动,怎会如此凶悍?

    其中必有隐情!

    随着冲上来的鲛人尽数丧命,井中的海水都被其流出的血液染红,腥臭难闻,不过这些都被避水珠隔绝在外,并未影响到李长清。

    又往下行了几十米,豁然开朗。

    看来是到底了。

    眼前竟出现了一朵朵飘渺的“白云”。

    仔细观察一阵,发现原来是传说中的水雾草。

    这种罕见的植物在花灵的《百灵录》中提到过,这种草呈絮状,远看如同天空中的白云,近看却像是一坨巨大的水母。

    其在热带海域的深海中才能存活,入药有明目散热之效,很是奇特。

    将丛丛水雾草拨开,井底的全貌映入眼帘。

    举目望去,只见峰峦如聚,巍峨峥嵘,竟然是一座如龙腾般的山脉!

    “这是...”

    李长清愣住了。

    “吱吱...”

    元宝也傻了眼。

    谁能想到,这深海的井底竟然藏了一座山峰!

    等等...不对!

    再细看去,却见脚下虽然峰峦凛立,云雾缭绕,莽莽浩浩,却并无一丝生气,且仅有几丈高。

    李长清见状,顿时了然。

    这原来并不是真正的山峰,而是一座景山模型!

    不过,即便如此。

    能在如此狭窄的深海井底修筑一座如此壮观的景山,也足以称得上是鬼斧神工!

    令人叹为观止。

    李长清缓缓落在最高的“山峰”之上,举目四望,却见一座擎天石碑,立于群山东南。

    石碑之上,龙飞凤舞写着两个大字!

    看到石碑的一瞬间,他虽认不出上面的字迹,却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恍若水到渠成,脱口而出两个字:

    “昆仑!”

    此话出口,李长清一惊。

    心中升起一股荒谬之感。

    此处竟是仿照昆仑山而制的景山吗?!

    真是好大的气魄!

    这时,他才陡然发现,在无数水雾草缭绕的峰峦之间,竟有一座半人高的神宫若隐若现,整个宫殿都有琉璃玉瓦砌成,在漆黑的海水中绽放出朦胧迷人的微光。

    李长清一眼便看到了宫殿匾额上刻着的三个大字:

    王母宫。

    好家伙,西王母都出来了!

    他嗅到了几分不寻常的气味。

    飘到神宫前,往里面大致扫了两眼,有些惊讶。

    大殿中央是一个被密封住的黑色石盘,四周围坐着许多袖珍人影,仔细一看,竟都是大袖飘飘,或男或女的仙神,正在谈笑畅饮,个个栩栩如生。

    正对殿门的神座上,左右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身材明显比其他人偶高大不少的仙神。

    左边的男仙一身乌金帝袍,头戴朝天冠,手持浮尘,双眉斜飞,目光炯炯,长髯垂胸,一幅不怒自威的模样。

    右边的女仙身披凤袍,戴霞冠,手持一对碧玉如意,柳眉凤目,容颜绝丽。

    李长清先盯着那尊帝王打扮的男仙人看了一阵,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目光移向祂身旁的女仙,眉头陡然一皱,觉得对方的长相似曾相识。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红姑娘?”

    道人脑海中念头一动。

    这尊金冠霞帔的女仙的脸,竟和红姑娘有五六分相似!

    再联想到红姑娘失踪时的场景,李长清挑了挑眉。

    这恐怕并不是巧合...

    “吱吱吱!”

    他正想着,忽然,元宝指着殿中央的那个一米见宽的黑色石盘叫了起来。

    李长清缓缓走到石盘前,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他从未见过的铭文。

    这个石盘,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通道的入口,不知道下面连着什么地方...

    提剑将石盘撬开,下面露出一个断水井,井壁上都是一个个眼珠大小的排水孔,看起来最下面的空间里并没有水。

    跃入井中,将头顶的石盘闭合,井中的海水从排水孔中迅速流尽。

    李长清又打开脚下的井盖,来到了下一层。

    如此反复,直到打开第三个井盖,眼前一亮,终于从井中出来,来到了一间密室之中。

    说是密室,其实是一间极为宽阔的四方柱室。

    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竖着一根半臂粗的抱柱,通体由青铜锻造,上面刻着各种夔纹和饕餮纹。

    “看风格应该是商朝的古物...”

    李长清摸着柱子上斑驳的铜蚀,心中有了结论。

    再看向密室正中。

    那里除了一座巨大的玉盘,还矗立着两具足有两丈高的青铜巨椁。

    “没想到,这里竟还真的是一间墓室,只是谁会把自己葬在如此普通的水眼之中呢...”

    带着疑虑,他走到最近的青铜椁前,打量着眼前敦实厚重,仿佛凝练了无数时光的巨椁。

    自古以来,葬法多变。

    历朝历代,民间朝堂,全国各地,不同民族安葬棺椁的方法也大不相同。

    其中有占主流的正葬,也有悬椁,更有不用棺椁的天葬之类种种,各有各的说法。

    唯独竖葬,乃是公认的不详。

    正所谓: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

    一般的竖葬,大多是一种极为狠辣的刑罚,譬如明初之际,江夏侯周德兴为皇帝解梦时因自作聪明触怒了朱元璋,被下诏自缢,令其死后竖葬在江南绝地“金刀剪芙蓉”,永世不得超生。

    还有一种竖葬,多是道家真人或死后求解脱之辈,取“头向天、脚站地”之意,代表了希望死后的灵魂能升天。

    可眼前这两口竖葬的青铜椁,既不属于第一类,也不像是第二类,颇为古怪。

    两口棺材从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一口立在东边,一口矗于西端,椁盖正对中间的玉盘。

    李长清没有着急将棺椁打开,而是又走到玉盘前面,仔细端详了一阵。

    玉盘呈黑白两色,为太极形状,上凸者白为阳面,下凹者黑为阴面,据《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的描述,这正是一座太极两仪盘,非成仙得道者不可得!

    “这么说,此处葬的竟是两位道家真人吗?”

    若真是如此,可就麻烦了。

    他身为道家子弟,掘同宗先辈的坟墓,跟后背挖自家祖坟有什么区别。

    “我靠...”

    李长清越想越头皮发麻,忍不住骂了一声,在心中把修墓的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万遍。

    事已至此,再退回去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如今之计,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想到这,他不再迟疑,将铁剑插入西边青铜椁的缝隙中,将其撬了开来。

    福生无量天尊...

    作孽啊...

    咔!

    随着一声闷响,青铜巨椁的椁盖被缓缓撬开。

    李长清将椁盖卸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转身朝椁中望去。

    刚一抬头便大吃一惊!

    这椁内放着的竟不是棺材,而是一具庞大的虎尸!

    李长清愣在原地大概有三秒,反应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松了口气,随后眉头紧锁。

    这真是...

    冷锅勒爆出热大栗,真tnd出乎意料!

    青铜椁里的这具虎尸,光身子便有一丈二长,通体雪白,没有半点杂色,侧卧于椁中,作扑食状,虽已死了不知多少年,却浑身恶风冲天!

    最古怪的是,白虎的口中,竟然叼着一具浑身乌黑的人类骷髅!

    “这是...白虎衔尸!”

    李长清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吱吱?”

    元宝一脸不解。

    李长清便跟它简略解释了一番。

    白虎作为四象之一,主杀伐兵火,本身出现在墓中便为大凶之兆,若是口中衔尸而葬,那不论是什么仙穴宝穴,指定完犊子了!

    民间有句童谣,说“白虎衔尸葬,儿孙乞得长”,意思便是墓中有白虎之类的雕像或者饰纹,墓主必定断子绝孙!

    而眼前这一口铜椁,先是竖葬,再者椁内无棺裸尸而殓,装的还是一具白虎衔尸,虎口中衔的尸体浑身漆黑如碳,看样子必是受冤暴毙。

    好家伙,这一样样的,全是大凶之兆!

    这一加一加一加一,得到的可就不只是四重大凶这么简单了!

    “此地是个绝户坟啊...”

    李长清看得咋舌不已。

    这座墓的墓主得多恨自己的后代,才能干出如此不当人的事!

    不过,幸好,看这样子埋的应该不是道家真人。

    如果是,李长清便代表三清天尊将其开除道籍。

    “如果我猜的没错,对面那口青铜椁里,装的应该是一具青鳞大蟒!”

    “吱?”

    元宝歪着小脑袋。

    “打开一看便知!”

    李长清走到东边的青铜巨椁前,将其撬开。

    元宝好奇地探头。

    果然!

    这座青铜巨椁内也没有棺材,取而代之的,盘踞着一具身躯粗长,浑身青鳞森然的...

    龙?!

    “嗯?!”

    李长清脸上胸有成竹的表情一滞。

    这椁内盛放的,竟然是一头鱼鳍鹰爪,蛇身蜃腹,头角峥嵘的五爪真龙!

    检查了一番,震惊得发现这具龙尸并不是拼接而成,很可能真的。

    他陷入了沉默。

    元宝也懵逼地看着他。

    一人一猴谁都没开口,气氛有些尴尬。

    “系统,你确定我还在鬼吹灯世界?”

    无人回应。

    李长清看着椁内栩栩如生的龙尸,到抽了一口凉气,喃喃道:

    “这墓主人不会是神仙吧...”

    连神话中的生物都能搞来陪陵?

    椁内盘踞的这条龙尸,和对面的白虎一样,口中也含着什么东西,李长清将它的嘴巴扒开,从中取出了一口袖珍的紫檀棺材。

    “白虎衔尸,青龙吞冢...”

    深呼吸一口气,他大袖一挥,将龙尸和虎尸连同乌黑骷髅和紫檀小棺一齐收入了囊中。

    “这都是不祥之兆啊,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些东西留在此地不详,便让贫道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吧!”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完,李长清看了眼已经傻了的元宝,吩咐道:

    “四象自古以来便没有分离之说,这里既然已经出现了青龙、白虎,就必定有朱雀和玄武!”

    “元宝,你快去找找!”

    “找到的话,明天的课业减半!”

    “吱吱!”

    小猴一听,两个大眼睛顿时亮得惊人。

    立即从他肩上跳了下来,屁颠屁颠儿地去角落里搜寻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