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甲第一天 第四回 有朝一日山水变

作者:温瑞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nunu.com】

    “黄河小轩”前面有座小亭,浣花溪中游,在亭下流过。

    有一个人,盘膝坐在亭上,面对溪水,像是运气打坐——

    可是这人再也不能运气打坐了。

    因为他的背后第七根脊椎骨处,已被人一剑刺了进去,剑还未完全拔出来之前,这人已经死了。

    这人不是谁,正是唐大!

    四川蜀中,唐门唐大!

    唐大被暗杀了!

    对方背后一剑,刺中要穴而死。

    而唐大居然死在锦江成都,浣花萧家,剑庐内院,黄河小轩前的小亭中。

    萧秋水只觉得一股热血上涌,唐大的话语言犹在耳:

    “萧大侠,你赶我也不走了,我与你的儿子已是朋友了。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这是古已有道的。”

    然而唐大却死了。

    萧秋水心如刀割,大吼一声,冲上去猛地夺过一名虎组剑手的剑,就加入战团!

    庭院里,邓玉函脸白如纸,剑出如风。

    南海剑法一向是辛辣的,南海门下子弟大都是体弱的。

    邓玉函出剑已闻喘息,却并非因为体力不支,而是因为愤恨!

    邓玉函的对手是一位披着黑纱的黑衣人。

    无论邓玉函的剑法如何辛辣,如何歹毒,总是伤他不着,黑衣人腾挪,飞跃,急移,轻起,在邓玉函的剑下犹如蝶飞翩翩。

    所以驻扎在“黄河小轩”的八名剑手,有一名已奔去急报萧西楼,另外七名出剑围剿来人。

    萧秋水一来,便夺了一柄剑,剑气立时大盛!

    萧秋水二出剑,一剑直挑,其势不可当!

    那黑衣人猝不及防,吓了一跳,猛地一侧,那姿态十分曼妙,就像是舞蹈一般,然而脸上轻纱,还是给萧秋水一剑挑了下来!

    这脸纱一挑下来,萧秋水、邓玉函却呆住了。

    脸纱挑开,发束也挑断了,那黑瀑似的柔发,哗地布落下来,在星光下,黑的白的,这女孩的目色分明;在月光下,明的清的,这女孩的容华清如水。

    这女孩是愤怒的,但是因为嗔怒而使她稚气的脸带了一股狠辣的杀意。就在这惊鸿一瞥中,萧秋水只觉左臂一阵热辣,已着了一镖!

    萧秋水心里勃然大怒,脑中轰地醒了一醒,心中暗呼——萧秋水啊萧秋水,你见到一个容色娇秀的女子便如此失神,如何临泰山崩而不变色,怎样担当武林大事!

    这时邓玉函已和那女子斗了起来,在黑夜里,那女子身法极快,武功绝不在萧夫人之下,但已看不清那绝世清亮的容色。

    忽然之间,邓玉函长剑“呛”然落地,三枚飞蝗石震飞了他的长剑!

    海南剑派以快剑成名,但这女子居然用暗器击中疾刺时的剑身,这种暗器眼光、手法、速度,绝不在唐大之下。

    萧秋水却立时冲了过去。丝毫没有畏惧!

    萧秋水冲过去的时候,以这女子的身手,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使暗器搏杀他的。

    但将萧秋水冲近来的时候,冷月下,猛照了一个脸,这女子认得他,他就是那个挑起她面纱的男子。

    她在一个古老的家庭世族长大,然而很早已跟兄弟姊妹们出来江湖走动,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听过很多传说,更听过美丽女子出嫁的时候,红烛照华容,深院锁清秋,那温柔的丈夫,正用小巧的金钩子,掀起了美丽妻子脸上垂挂的凤冠流苏。

    ……故事后来是怎么,她就不知道了,然而这故事依然动人心弦,而今这陌生、鲁莽、英悍的男子,却在月色下,用一柄长剑,挑开了她的面纱。

    这女子心弦一震,竟迟了出手,这一迟疑不过是刹那间,然而这刹那间却使她放弃了三个绝好的出手机会,萧秋水已冲了过去。

    暗器只能打远,不能打近,萧秋水一旦行近,这女子的暗器便已无效。

    萧秋水一拳击出!

    这女子双腕一制!

    这女子的武功,却远不如她的暗器,手法虽然巧妙,但因事出仓促,不及萧秋水力大,反时之间,这女子双臂一麻,萧秋水用另一只空着的手,一掌推出!

    这只手原给这女子射中了一镖,萧秋水正想用这一只手讨回一个公道。

    萧秋水这一掌推出去,这女子便躲不了。

    萧秋水这掌是仇恨的,唐大不单止是他的长辈,也是他的朋友。

    没有人可以杀萧秋水的朋友。

    谁杀了萧秋水的朋友,萧秋水就要和他拼命。

    当日“铁腕神魔”傅天义的部下“无形”杀了唐柔,萧秋水也和傅天义拼命,合左丘超然、邓玉函之力。把傅天义杀于九龙奔江之下!

    萧秋水全力一掌撞出,眼看击中的当儿,脑中却是一醒;他闻到一种淡淡的,如桂花般,在月色下,似有似无的幽香。

    就在此时,萧秋水又与那女子打了一个照面。

    这女子黑白分明如黑山白水的眼。

    这女子白皙的鼻梁挺起美丽的弧型。

    这女子拗执坚强而下抿的唇,没有血色。

    萧秋水一震,不是因为这女子的美丽,而是因为这女子,跟她熟悉,跟他咫尺亲近,但又从未谋面,天涯般远。

    这女子确是一名女子,这虽然无关宏旨,但在萧秋水的深心里,却如萧声一般,在深夜里的楼顶传来,悲恸无限。

    萧秋水颓然一叹,猛地收掌。

    也许因为她是女子,萧秋水的掌不愿意击在她的胸部上。

    就算他要这女子死,他也不要败坏这女子的名节;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女子因为他而丧失了三次杀他的机会。

    萧秋水绝不是彬彬君子,而且更不是不近女色的圣贤高士,他跟左丘超然、康劫生、铁星月、邱南顾、邓玉函几位兄弟,也常闲谈起女孩,谈起女孩的爱俏,谈起女孩的爱撒娇,谈起女孩子的八卦多嘴,更谈起女孩子的无聊无理。

    然后他们又拍胸膛、喝干酒,豪笑自己是男子汉!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过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女孩。

    萧秋水没有一掌击下去,不仅是因为怜香惜玉,更重要的是,这女子是一位女子,而萧秋水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萧秋水没有下杀手,这女子却猛下了杀手!

    这女子脸色煞白,全无血色,连她自己都没料到,竟会让萧秋水冲了近来,而她竟心甘情愿地错过了三次,三次下杀手的机会。

    尤其因为这女子了解到这点,更意识到这点,她心中更为懊怒自己,眼见萧秋水一掌拍来,立即便下了杀手!

    她没有直接下杀手,而是双手一分,左右四枚五棱镖,往左右飞出,半途一转,竟直往萧秋水背后打倒!

    这种镖快而有力,偏又不带半丝风声,萧秋水根本不知道,知道也不一定能避得开去。

    就在此时,萧秋水撤掌往后退,这一退,等于往四枚五棱镖撞去!

    这一下,连这女子也惊呼出声!

    她也没料到萧秋水会撤掌,这刹那间,这女子是感激的,可是她也无法挽回她已射出去的暗器!

    另一惊呼的人是邓玉函,他只来得及抓住两枚五棱缥,左右掌心都是血,但是两枚,眼看便打入萧秋水的背后!

    邓玉函全力出手捉镖,尚且一掌是血,这镖打入背门,萧秋水还会有救吗?

    就在此时,镖光忽灭。

    镖已不见,镖隐灭在一人的手里。

    一个铁一般的人的两只铁一般的手里。

    这两枚可令邓玉函双掌被震出血的五棱镖,落在这人手里,犹如石沉大海一般。

    这人正是朱侠武。

    “铁手铁脸铁衣铁罗网”朱侠武!

    “朱叔叔!”邓玉函欢呼道。

    萧秋水只觉一阵赦然,回首只见场中又多了一个人——萧西楼。

    萧秋水不敢想象父亲的震怒——怪责自己因美色而误事,差点送了条性命!

    然而看来萧西楼虽是哀伤的,但却是并不暴怒。

    只听萧西楼问道:“唐大侠是怎么死的?”

    邓玉函脸色煞白,萧西楼要他为唐大护法,唐大却死了:“是她杀的!”

    那女子一震,目光从惊怒,转而讶异,成了迷惑。

    萧西楼看了那女子一眼,又问;“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

    邓玉函道:“我护送唐大侠到‘黄河小轩’的门前,唐大侠便已转醒,他虽然中毒很深,但神智仍十分清醒,便跟我说;在萧家剑庐中很安全,在这儿驱毒便可,又叫我不必担心。

    “唐大侠自己服了几颗药丸后,便静下来闭目调息,我便在一旁护法,心里是想:浣花剑庐,铁壁铜墙,谁能闯得进来?……没料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飞过。迎面就是给我一剑!”

    萧秋水听到这儿,心里也一震,他穿过“回廊”时,不也是被迎面刺了一剑吗?!

    按照时间推计,那人是刺了萧秋水一剑之后,再来行刺邓玉函的。

    只听邓玉函续道:“这人剑法虽高,但却似因逃避仓皇,剑快但架构稍呈凌乱,来得突然,但布局未周,所以这一剑,我还接得下。”

    “我们交手二招,他抢主动在先,故得上风,但他三剑不下,立时逃遁,我急忙追出,没几步便猛想起唐大侠正在疗毒,旁人惊扰不得,是以立即赶回,却不料见这黑衣人已站在唐大侠身边,而唐大侠己中暗算身亡,我看……便是这女子害死唐大侠的!”

    那女子英烈的眼神有七分冷淡,看了邓玉函一眼。

    萧西楼道:“这位姑娘与你交手,有没有用过剑?”

    邓玉函一怔道:“没有。”

    萧西楼道:“这姑娘身上没有剑,谁都可以看出来,唐大侠却是死于剑伤。”

    邓玉函还是悻然道:“就算不是元凶,也可能是同谋。”

    忽然一个比铁还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道:“绝对不可能是同谋。”说话的人竟是“铁衣铁手铁面铁罗网”朱侠武,只听他斩钉截铁地道:“因为她就是唐方,唐大的嫡亲妹妹,唐门最美丽的年轻一代高手。”

    唐方,唐方。

    唐方就是蜀中唐门行踪最飘忽、最美丽的一位青年弟子。

    原来唐方是女的。

    她就是唐方。

    朱侠武缓缓高举起手,手指一松,“叮当”两声,五棱镖两枚掉了下来,在月芒映照下闪着银光,一只在镖身刻着小小的一个“唐”字。一只在镖身刻着一个小小的“方”字。

    朱侠武道:“这种身前发镖、身后命中的‘子母回魂镖’,除唐家子弟之外,是没有人能发得出来的。”

    萧秋水忽然觉得很惊险、很解脱、很欣喜。

    打从他要与这女子对敌开始,他就很负担,甚至出手很疯狂。

    而今知道她就是唐方,唐大当然不是她杀的,萧秋水放下心头大石,很是解脱;一方面又庆幸自己没下杀手,所以又觉得很惊险。

    至于欣悦,他自己也分析不出所以然来。

    他身心欢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女子黑白分明的眼,却流下了悲伤的珠泪,月色下,她倔强地抿起了唇,却是不要让人看见,向朱侠武拜道:“朱叔叔。”又向萧西楼拜道:“萧伯伯。”

    萧西楼扶起,叹道:“唐侄女,我们错怪了你,你不要生气。”

    唐方没有说话,摇了摇头,也没有再流泪——

    大哥,你死了,而今我真如你期许我的,我坚强了,我不依赖人了,可是你却看不见了!

    萧西楼黯然地道:“我们都知道,唐门中唐大侠最宠爱他的妹妹,他的妹妹也最了解唐大侠,唉……

    邓玉函忍不住问道:“唐……唐姑娘,你是怎么……怎么赶来这里的呢?”

    蜀中唐门年轻一群中,唐方的轻功最好,成都萧家虽防卫森严,但仍难不倒这轻巧如燕的唐方。

    唐方摇摇头,泪花也在眼眶里一阵晃摇:“我知悉大哥在这里,特地赶来,看见权力帮的人包围着剑庐,所以潜了进来,干脆悄悄地溜进内院,想吓大哥一跳——我来时,大哥的血还流着,那时,这位兄台还在与那黑衣人作战,我方才定过神来,他也不打话,见我就杀。然后……然后又来了这位……这位。”

    唐方说话的声响轻细,但又十分清晰,然而这话却像击鼓一般,声声击响在萧秋水与邓玉函的心里,萧秋水与邓玉函惟有苦笑。

    邓玉函腼腆地道:“是我不好……我先动手的。”

    萧秋水道:“我也……也冒犯了姑娘。”

    朱侠武忽然道:“秋水撩开面纱,玉函便不以二对一,很好;秋水一招得利,而不进击,更好。你们都很好,以后武林,少不了你们的大号。”

    朱侠武的话很少,可是这一番话,使邓玉函与萧秋水心里十分感激。

    萧西楼喟然道:“可惜唐大侠……”

    唐方没有说话,笔直走过去,走过回廊,走到石阶,走过拱桥,走上亭子,走到唐大身边,静静地跪了下来,一句话也没有说。

    月光下,只见她如水柔和瀑散开而落的柔发——

    我一定要报仇——

    唐大,唐柔。

    大家都静了下来,就在这时,猛听“观鱼阁”远远传来一阵怒吼!

    萧西楼疾道:“不好!”

    萧秋水、邓玉函身形立时展动!

    萧秋水、邓玉函身形方才闪动,朱侠武高大、硕巨、沉厚的身子却“呼”地一声,越过了他们的头顶。遮掉了大片月色。

    朱侠武一提真气,遥遥领先,眼见前面就是“观鱼阁”,猛见一人曼妙轻细,曲线玲珑而匀美,已推阁而入,正是唐方。

    唐方轻功最高,她居然是抱着唐大的尸首展开轻功的,她推门入阁,只见一少年,“锵”地拔剑而起,一见她手上之人,“啊”了一声,挥剑欲刺!

    这时朱侠武已到了,猛喝一声:“劫生,住手!”

    康劫生住了手,但一张白脸已因愤怒而涨红。

    萧西楼叱道:“劫生,发生什么事?”

    朱侠武心里一凛,在康劫生怒吼时,萧西楼身子未动,自己己开始疾奔,而今方至,萧西楼已在自己身侧了,自己居然毫无所觉,不禁心中暗叫惭愧。

    康劫生颤声道:“爹他……”

    萧西楼一个箭步奔过去,只见康出渔满脸紫黑,不禁失声道:“怎么康兄……”一时竟接不下去。

    这时萧秋水、邓玉函也己掠到,也是惊住了。

    萧西楼定了定神,再道:“以令尊的武功,那毒已经被迫住了,怎会……”

    康出渔大声嘶道:“那药……那药!”

    萧西楼疾道:“什么药!”

    萧秋水目光一转,瞥见桌上的酒壶:“张老前辈的药?!”

    康劫生怒叫道:“就是他!……这药酒吃了之后,爹就惨呼连连,变成这样子了!就是他!就是他的药!”

    萧秋水一看,只见康出渔一脸紫乌,已是出气多、入气少了,萧西楼也一时为之六神无主。

    康劫生一怔,愤怒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萧秋水代为答道:“张老前辈说康师伯的毒中得很怪异,他也查不出来;这药是要送酒,烫热了才能服的。”

    朱侠武道:“药浸酒中时,你有没有出去过?”

    康劫生呆了一呆,才道:“有。我去小解了一次。”

    朱侠武道:“回来后才给令尊服食?”

    康劫生惶然道:“是。”

    朱侠武不说话。

    萧西楼忍不住道:“朱兄是认为康世侄出去时,别人在酒里下毒?”

    朱侠武沉吟了一阵,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张前辈怎会在府上?是否可靠?”

    萧西楼叹了一声,考虑再三,终于道:“实不相瞒,老夫人就在府中。”

    朱侠武居然一惊道:“老夫人?”

    萧西楼颔首道:“是老夫人。”

    朱侠武脸上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敬慕之色,喃喃地道:“原来是老夫人。”

    萧西楼接道:“张前辈实是老夫人的护卫。”

    朱侠武即道:“那张前辈应绝无问题。”

    萧秋水眉心也打了一个结,唐方、邓玉函更是大惑不解——

    老夫人,老夫人,老夫人,究竟是谁呢?

    萧西楼蹙眉道:“然则下毒的人是谁呢?”

    便在此时,清冷的月夜中,又传来了一声惨叫!

    叫声自“振眉阁”那端传来。

    萧西楼的脸色立时变了,他的人也立时不见了。

    唐方几乎是在同时间消失的。

    朱侠武临走时向康劫生抛下了一句话:

    “你留在这里守护!”

    萧秋水、邓玉函赶至现场时,也为之震住,惊愕无已。

    “振眉阁”,有一人立在那儿,竟是一个死人。

    他的剑方才自袖中抽出一半,敌人便一剑洞穿了他的咽喉,是以他虽死了,精气却在,居然不倒。

    这死者竟然是声名犹在七大剑手之上,出道犹在七大名剑之先的“阴阳神剑”张临意!

    张临意的眼睛是张大的,眼神充满了惊疑与不信。

    唐方禁不住轻呼道:“他就是张老前辈?”

    张临意的脸容、神情,实是太可怖、太唬人了。

    萧西楼苦思道:“难道,难道有人的剑,比张前辈的剑还快!”

    朱侠武忽然道:“不是。”

    萧西楼侧身道:“不是?”

    朱侠武斩钉截铁地道:“不是因为敌手剑快,而是张前辈意料不到对方会出剑。”

    萧西楼转身望向站立而殁的张临意,只见他眼中充满愤怒与不信,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朱侠武道:“不过,对方的剑确实也不慢,否则就算猝然发动,也杀不了张前辈。”

    萧西楼颔首道:“只要张前辈的剑一拔出来,这人便讨不了便宜。”

    朱侠武断然道:“所以,杀人者一定是张前辈意想不到的人。”

    萧西楼游目全场,道:“而且,而且也是与我们非常,”语音一顿接道:“非常熟悉的人。”

    朱侠武肯定地点头,道:“这人杀了唐大侠,又向康先生下毒,更猝击玉函、秋水,又刺杀张前辈——这个人!”

    朱侠武双眼一瞪,毫无表情的脸容忽然凌厉了起来。

    萧秋水等人都感觉一股迫人的、窒人的、压人的杀气,在夜风中蔓延开来。

    萧秋水忽然一惊,叫道:“振眉阁里?”——

    守护振眉阁的张临意既然被杀,振眉阁里岂有卵存?——

    然而老夫人、萧夫人还在不在阁内?

    萧西楼脸色一变,立时窜出,正想撞门而入,忽然咿呀一声,门打了开来,萧夫人与老夫人,双双出现在门前。

    老夫人、萧夫人背后是烛光,那烛光就像是金花一般,绽放在她们背后,萧西楼退了一步,慌忙长揖,没料那铁面铁心的朱侠武,居然拜倒。

    老夫人柔声道:“这位大叔,何必如此礼重?”

    朱侠武恭声道:“末将侠武,曾在大人麾下侦骑队参任纵组副使将。”

    老夫人恍然道:“是朱铁心吧?”

    朱侠武居然喜道:“正是铁心,小人不知老夫人还记得小人。”

    老夫人笑道:“现下又不是在行军之中,青儿也不在,铁心何必如此多礼,不必什么大人小人的!”

    朱侠武依然恭敬地道:“小人不敢,小人敢问狄大将军安好!”

    萧秋水脑里“轰”地一声,耳里只闻:“青儿”、“狄大将军”,莫非是名震天下、智勇双全的狄青!?

    狄青是个不世人物。

    宋时,重文臣而轻武将,因宋太祖拥兵自立而当了皇帝,是故对领兵打仗有军功的武官都深具戒心,诸多节制,难伸抱负。

    狄青却绝对是个例外。

    他自幼喜习武,骑术、箭法,都很高强,他因受其义母支助,得赴京师,投身行伍,入编禁军。

    他的武艺超群,胆大力大,但因长相却俊美斯文,形成强烈对比。同僚讥笑他是:“女扮男装”、“男人女相”.他谦冲内敛,不以为忤。

    当时,士兵给称作“赤老”,通常都得要脸上刺字,以防他们逃跑。狄青名隶军籍那一天,刚好也是中了科举的进士自皇宫里春风得意地昂然步出,百姓皆围观风采,狄青的同僚大感愤慨:“人家已当状元,我们却像罪犯一样黥面刺字,富贵和潦倒真是不同!”

    狄青却澹然自若:“话不能这么说!功名富贵,要看各人才能如何!大丈夫应以立功求名,不该羡慕名不副实的!”

    大家听了,都笑狄青不自量力。然而狄青却用功进取、屡立军功,终于改变人们认定当兵的一辈子没出息的成见!

    当时西夏撕毁和议,公开称帝,出兵犯陕西延州。宋军士气太差,畏战避战,且屡战屡败。

    独有狄青领一支约五百人的军队,屡在败中获胜,所向无敌。

    他在延州四年,连打大小战役二十五场,有八次中流矢负伤,但坚持作战到底,身先士卒,不退一步。由于他脸容秀美,威武不足,他每次临阵作战,都戴狰狞青铜面具,第一个行入敌阵;他常以一人一骑,没入敌阵,勇劈猛杀,所向披靡,把敌军完全击溃。西夏兵将畏称“天将”、“天魔”,闻风而逃。

    他在这几年间,以极少的兵力,先后破金汤城、略肴州、屠庞徉、岁香、毛奴、尚罗、庆七、家口等族。焚烧积索数万,收其帐二千三余,生口五千七百多。他又建城桥于谷,筑招安、丰林、新若、大郎等寨,扼住了西夏出兵布阵的要害。

    狄青治军,正部位、明赏罚,与士卒同饥寒、共劳苦,有功他让予部下,有过他一力承担,有战他冲锋陷阵,有赏他分予同僚,故深得士卒崇敬,乐于听他指令调度。

    有次他与西夏军决战于安远,身负十处重伤,已然垂危,但听敌军又到,他挣扎而起,一马当先,冲杀向敌军,奋战不屈;其部属为他的拼死精神感召,也都击退来犯之敌。

    他带兵打仗,进退有策,头头是道,深得经略判官尹洙赏识,带他引荐当时的经略使韩琦和范仲淹。

    范仲淹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不管在文才、武略、治水、进谏、军事、革兴等,都有建树,连西夏军中也私相戒议:“小范老子胸中有数万甲兵!”范仲淹一向知人善任,一见狄青,听之谈吐,如获至宝,格外礼遇。特送他一部《左氏春秋》,对他劝说:“作为一个将领若只知打仗,不知古今,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

    范仲淹劝他认真读书,文武并修,又教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狄青极受感动,终于成为能在沙场上决胜,又能运筹帷幄,精通兵法,精悟是非,知进能退的大将军。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萧秋水心头有一股热血,禁不住也要跪倒狄太夫人身前。

    老夫人忽正色道:“不可,汉臣不过常人也。他跟你们都是一样,都想为国为民做点事。他只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宋人,他的大志也正是诸位心中的大事,还得仗列位匡扶协力。他要的是为国为民大丈夫,有忠有勇好兄弟,而不是摇尾乞怜的亡国奴才!”

    这老大人正是狄青养母。

    狄青自幼双亲皆殁,全仗这位老夫人视狄青如同己出,历尽苦辛养育教诲,才能长大成人。是故狄青待之如亲母。极尽孝道。

    其实广源州侬智高在广南作乱,一度快攻,取得巨州,并沿巨江而下,一路势如破竹,连破九个州,并包围了大宋岭南军事要据:广州。

    侬智高领蛮兵所到之处,纵火杀掠、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广南一带,哀鸿遍野,惨遭铁蹄蹂躏。

    宋仁宗先后派文官杨败、余靖、孙河指挥大军,往广南讨伐贼兵,惜因宋朝长年武备失修,都惨败下场。侬智高乘胜追击,许多州郡官兵都只望风而逃,侬智高连年胜利,气焰更嚣。

    就在这危急关头,威退西夏进犯的狄青挺身求请降旨让他披甲上阵,出兵平乱。两军交战,两广十虎等豪杰都为此役出了不少力,故给当地人尊为英雄,对狄青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安民保国,更是视同再生父母,感恩戴德。

    侬智高见范仲淹督军、狄青领兵,士气如虹,且将一一迅速收复失地,军民一心,他知难以力敌,便付出重金、许下承诺:谁能刺杀狄青,格杀范仲淹,他日若能南面为王,便册封为“保国军”,并封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领水陆两路英雄好汉,得一切功名利禄。

    叛军将以此为诱,号令“权力帮”和朱大天王的人,动用水陆两路绿林人物相助。

    “权力帮”以李沉舟、赵师容为首的一众领袖、都不愿直接出兵对抗狄青大军,但暗下派了帮中高手,掳劫狄太夫人,以胁狄青,让他投鼠忌器,诸多掣肘,并可迫他挂冠退役,换作其他庸官懦将,皆不足畏矣。

    他们虽有计算,但一众白道武林的正义之士,却先把狄太夫人护送到了浣花剑派,不让蛮兵毒计得逞。

    这便是狄太夫人暂住在浣花剑派的前因后果。

    狄太夫人继续道:“青儿战于广南,平乱贼党,侬智高要捕捉老身与儿媳,以乱青儿作战之心。我与儿媳,一走成都,一赴开封。我这一把年纪,生死并不足惜,只怕扰乱了青儿的斗志,说什么也得逃离奸人魔掌的。”

    萧西楼叹道:“狄将军为国杀敌,累了太夫人,我等虽非军人,自当为国保护老夫人,但仍屡令夫人受惊吓,实是惶愧!”

    狄大夫人道:“萧大侠客气了,叨扰贵派,以致权力帮大举进犯,涂炭生灵,这是老身的罪孽。”

    萧西楼正色道:“大将军勇赴沙场,在下未及万一;照顾太夫人,乃义不容辞之事,只要在下有一口气在,定必死而后已,只是……只是这干来犯之徒,非同泛泛,权力帮除勾结西夏番子外,还与奸相吕夷简等暗下私通,实力甚厚。”

    狄太夫人叹道:“正是。这一路上,我也遭到了屡次的埋伏,可恨身无长技,不然也想杀得几个卖国贼子,以祭先烈。……这一路上,倒是张妈护我得紧。”

    萧西楼蹭然道:“禀告大夫人……张……张妈他于适才为人所杀……”

    狄太夫人“哦”了一声,萧西楼等往左右靠边而站,狄太夫人便看见了张临意死而下倒的尸首。

    狄太夫人晃摇了一下,萧夫人慌忙扶住,道:“适才我在里面,忽听外面搏剑之声,因守护太夫人,不敢离房,没料……”

    太夫人眼中有泪,但竭力不淌下来,好一会儿才道:“张妈不是女人,我是知道的。他是狄青的结义兄弟,特地乔装以保护我,要我唤他作‘张妈’”。

    “我这条老命不足惜,但我死了,青儿会觉得他连累了老身,此心影响他的斗志甚巨。”

    “记得西夏番将遣人来告,青儿已被杀死,我和媳妇儿一颗眼泪也没掉,不是不怕,而是不信,山河未复,狄汉臣不会死,也不能死!”

    “可是蛮兵若抓到我,我就不会让他们把我活着送到前线去,我宁死亦不可乱青儿之心,亦不能作人质劝降宋军!”

    狄大夫人一句接一句,说出了这几句话,萧秋水热血填膺,喝道:“狄太夫人,我们绝不让您落于敌人之手!”

    狄太夫人看了萧秋水一眼,目中凛威却带慈蔼,道:“好孩子!青儿此时应在昆仑关、否则你真该见他一见!”

    这一句话,如一个霹雳在萧秋水心中,幻化成一个龙游九天的雷霆!

    见狄青!

    见狄青已成了萧秋水毕生的心愿!——

    先天下之忧,而忧。

    这时候,朝廷上下,都有一种“恐军人症”。主因是:宋朝初立,便事起于赵匡胤由军士拥立,黄袍加身而夺孤儿寡母之天下,所以他自己和他的子孙亦惧同样让军人推翻,只好把军人永排除在外,不许参与军机,边疆一旦遇事,一概交文臣统率兵马,致使强于弱枝,军备久疏。

    不过,一旦真正遇上了战事,岂是书空咄咄、纸上谈兵的文官可以胜任的!戎马冲锋、沙场决战,原非儒生所能。狄青便在此时,以一佣兵,打出战功,于上阵时头戴铜面具,散发披肩,跨骏马,持长枪,身先士卒,直奔敌阵,当者披靡,全身负伤无算,向不以之夸人;半生立功无数亦不自夸。

    狄青成名立功之后,脸上还留有初为兵时所刺的面涅,宋帝见此,敕令他用药除涅。

    然而狄青却自指其面,说:“陛下以军功擢臣,从不查问及臣门第。臣所以有今日,皆此面涅之策厉耳。臣愿留此以为士卒之策厉,不敢奉诏。”

    他藉此表态,意谓永留军中,别无二心。

    由于范仲淹的引导,狄青熟读兵法,得其要领,与正进犯谓州的西夏兵交战之时,狄青所部迎敌之军马甚少,力量悬殊,处于劣势,然而狄青仍以阵法取胜。

    他无畏于敌众我寡,以奇兵制胜。他先下令全军尽弃弓弩,手执短兵,又密令改变原来锣鼓信号,下令一听到锣鼓鸣响就停止前进,再听则向后退却,反而在锣鼓声后才冲杀向敌军。两军接战时,西夏兵见宋军居然闻鼓而止,甚至倒退,以为敌方胆怯,正疏忽之骄慢之时,失却戒备,宋军在锣息之际反而喊杀过来,奋勇争先杀敌,西夏兵因而阵脚大乱,自相踏践,死伤不计其数。

    狄青以寡击众,奇兵突出,大获全胜,但居功不矜,反而推功于属下同僚军士。

    凡此种种不世功业,以一武夫能为国杀敌、为民除寇,都是萧秋水对狄青心向往之、意仰慕之,只愿有日得见狄大将军,随他驰骋中原、笑傲沙场、保家卫国安天下。

    后天下之乐,而乐。

    对方杀了张临意,却并不闯入振眉阁,挟持狄太夫人,究竟是什么原故?

    是因为来不及?还是……

    萧西楼也想不通,因怕狄太夫人难过,已请萧夫人送太夫人回阁歇息。

    “太夫人请安心,张老前辈的后事,我们自会妥为办理。”

    狄太夫人与萧夫人进去后,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是好。

    朱侠武忽道:“夜深了。”

    萧西楼道:“看来一切很平静。”

    朱侠武道:“以水淹火一役,权力帮已失主力。”

    萧西楼道:“看来如此。”

    朱侠武道:“现在我们一定要做一件事。”

    萧西楼笑道:“睡觉?”

    朱侠武也是斩钉截铁地道:“睡觉!”

    睡觉。

    真正高手决战的时刻里,不但可以紧,而且也要可以放。

    争取充足的食粮,充足的睡眠,可能对决生死于顷俄间,有决定性的帮助。

    所以睡觉也是正事。

    虽然这群武林高手的精神与体魄,五天五夜不眠不休,也绝没有问题,但不到必要的时候,他们也绝不浪费他们的一分体力。

    朱侠武道:“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睡。”

    朱侠武、萧西楼是目前萧府里的两大高手,权力帮伺伏在前,随时出袭,剑庐中又有不明身份的狙杀手,所以这两人中,只有一人能睡。

    萧西楼道:“你先睡,我后睡。”

    朱侠武道:“好。三更后,我醒来,你再睡。”

    萧西楼道:“一言为定。三更我叫你。”望向站立中而殁的张临意,仰天长叹道:“张老前辈剑合阴阳,天地合一。康出渔剑如旭日,剑落日沉。海南剑派辛辣急奇,举世无双。

    孔扬秦剑快如电,出剑如雪。辛虎丘剑走偏锋,以险称绝……只可惜这些人,不是遭受暗杀,就是中毒受害,或投敌卖国,怎不能一齐复我河山呢!”

    晚风徐来,繁星满天,萧秋水忽然心神一震。

    萧秋水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心神震荡。

    他只知道有一个意念,有一个线索,忽然打动了他的心弦。

    但他却也想不起,抓不住,刚才的意念是什么。

    繁星如雨,夜深如水。

    等他再想起时,却已迟了。

    萧西楼要求唐方与萧夫人睡在一起,睡在振眉阁里,以保护狄太夫人。

    唐方的暗器,不但可以杀敌,更可以慑敌。

    能杀退敌人是好,但如果敌人根本不敢来,不惊扰狄太夫人,那当然是更好。

    萧秋水、邓玉函、左丘超然三人也有睡觉,当然是轮流着睡。

    他们是睡在“听雨楼”。听雨楼是浣花剑庐的总枢,也是第一线。

    萧西楼一向认为第一线就是最后一线;与敌人交锋时,一寸山河一寸血。连半步也不能退让。

    萧秋水是轮第一个睡,却是睡不着。

    夜风袭人——

    我要替你报仇,唐柔——

    我要为你报仇,唐大侠。

    明月如水。

    萧秋水辗转难眠,虽是悲愤的,但却有一股箫声似的悦意,自古远的楼头里传来,他心中老是忆起一首畲族的山歌,那歌词是这样的:

    郎住一乡妹一乡,

    山高水深路头长;

    有朝一日山水变,

    但愿两乡变一乡。

    萧秋水心想:唱的人真是一厢情愿哦。作词的人真是一厢情愿啊,萧秋水笑了笑,却又把那歌再重复,在心里悠悠唱了一遍:

    有朝一日山水变,

    但愿两乡变一乡。

    萧秋水想着心喜,唱着心悦,迷迷糊糊终于睡了。

    夜凉如水。

    一宿无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