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怒火淬神桥

作者:雨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身形魁伟的壮汉走上擂台。

    台下四周一阵响亮的助威声响起,壮汉面露矜持得意笑容,向台下叫好的人们握拳还礼。

    壮汉黑黝黝的宛如铁塔一般,看起来比朱一郎这样的肥壮身材更有胜算。

    金尊吩咐朱一郎道:“你上去。”

    朱一郎狞笑:“能打死吗?”

    金尊道:“你要还想活着从别人的地盘走出去,就别打死。”

    “没意思。”朱一郎摇着头一脸不屑道,“不论生死,还怎么磨练战技。”

    朱一郎摇头晃脑地向擂台走去,很嚣张的样子顿时引来众人的嘘声。朱一郎也不在意,我行我素地走上擂台。

    “在下……”

    朱一郎打断他道:“打赢了我再报名字。”

    壮汉愣了下道:“还真是嚣张啊。”

    “什么张不张的,我看你浑身上下都透着弱者的味道。”

    壮汉脸一沉,一丝冷笑就从嘴角浮出。随即壮汉就如同被激怒的公牛,全身肌肉顿时贲起,脚下猛地一蹬擂台地面,朝着朱一郎撞了上去。

    “砰!”脚踏擂台的沉闷响声压得台下嘈杂的声音为之一静。

    台下的张青阳目不转睛地看着擂台上,他也想借机看看对方武馆出战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砰!”两人瞬间撞在一块,无形的气浪向四周扩散开。

    看起来势均力敌,双方力气似乎差不多。

    朱一郎稳稳站着,没有被对方撼动,在力量上实际上胜过对方一筹。

    在双方撞上的一瞬间,朱一郎双手突然抓住对方,让对方难以躲闪。阴狠的笑容在朱一郎双眸中浮现,他的对手直觉感到不对,随即下半身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砰!”鸡蛋碎裂般的声音传进壮汉耳中。

    难以承受的痛苦让壮汉弯下了腰。

    随即又是一记膝撞,将壮汉顶的身躯向上抛起。

    “砰!”朱一郎抓起对方的身躯,越过头顶,重重摔在地上。

    壮汉双眼布满血丝,豆大的汗珠几秒钟之内就将全身打湿,全身蜷缩着躺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擂台四周瞬间安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四次响声后,自己武馆的高手就被对方轻松解决,所有人都不愿相信。

    随后台下就爆发出巨大的声浪,叫喊、怒骂,红着眼的人群高声咒骂着擂台上的朱一郎。

    张青阳两人身边如果不是有人维护秩序,失去理智的人群早已冲了上来。

    张青阳神色严肃,年轻的脸庞上透着紧张。

    金尊看了他一眼道:“语言的威力很大,但有的时候又很弱小。比如现在,你当这些声音不存在,它又能奈你何。”

    张青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

    张青阳脸色逐渐好转,心情趋于平复,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擂台上。

    刚刚人群陡然爆发出的巨大愤怒情绪,通过心灵之桥观察的张青阳顿时吃足了苦头。一团红色火焰一样的愤怒情绪冲击着心灵之桥,一瞬间心灵之桥在内宇宙之外的部分就染得火红一片,似乎要将其熔化。

    这团火红还在不断侵蚀着内宇宙部分的心灵之桥。这让张青阳有些慌乱。

    被金尊呵斥了一句后,张青阳也努力镇定下来,观察着内宇宙中心灵之桥的变化。

    那团火红似乎侵蚀得也很费力,每前进一小段距离,最外面一层就会逐渐固化,变成灰色不明物质,随即宛如飞灰般烟消云散。

    火红但实际上还透着一些斑驳之色的愤怒情绪,随着在心灵之桥上一点点前进,斑驳的颜色逐渐褪去,好似被提纯一般,只剩下红彤彤宛如火烧云。

    当那团火红蠕动着进入内宇宙的范围时,消耗瞬间增大,每时每刻都在缩小,直到只剩下小拇指那么大一块,“嘭”一声爆开,化作无数火星,烟消云散。

    张青阳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刚刚火烧一般的感觉渐渐退去,脑袋立即清醒许多。

    擂台上,朱一郎的另一个对手走了上去。

    擂台的对面,苍馗三人面色都很难看。

    杨秀才趁机嘲讽道:“金尊也太嚣张了,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出这样的狠手。既然他们出手狠辣,咱们也不用给他们留情面了。擂台上的那头肥猪虽然出手很凶,但是胡教练的人也太没用了,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完全是一边倒的蹂躏。”

    胡宗甲眼睛一瞪,就要吵起来。

    苍馗沉声道:“吵什么吵,有能耐在擂台上干翻对手。他们下手狠厉,我们也不要留情了,直接下死手,在我们地盘上,也不怕他们常胜武馆的人翻的了天。胡教练,把你最厉害的人派上去。”

    胡宗甲的学徒刚上去就被对手干翻,他脸上也很难看,在这种时候也不敢和苍馗大呼小叫,低声道:“苍总,那个死肥猪就是力气大些,看他动作粗糙的很。这次我派了一个身手灵活的上去,保证玩死他。”

    朝擂台上走来的那人,四肢颀长,体型偏瘦,露出在外的手臂能看出精干的体型。眼珠在眼眶中不断转动,一看就是狡猾机灵的对手。

    来人忽然加快速度,最后几步直接跃起,飞过擂台围绳,身体轻飘飘得宛如树叶。

    在经过围绳时,突然脚尖在围绳上一点。围绳陡然一沉被压出一个夸张的弧线,“嘣”的一声,来人弹射出去,如同一只突然扑出的捕食猎豹,直击朱一郎。

    一慢,一块,一轻、一重,动作干净利落,顿时引起一片叫好声。

    苍馗三人也微微点头,自家武馆学徒这一手确实漂亮。

    一慢一快,很容易引起对手的误判。而且上擂台就打,没有给对方准备时间,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对手借围绳之力,速度极快,一扑即至。

    张青阳暗暗为朱一郎担忧,以他在武馆中和李从军的比试来看,速度、敏捷正是他的劣势,他恐怕很难避开对手这一扑,而且对方双手拳面闪着冰冷的金属光泽,显然戴了指虎一类的武器。朱一郎如被击中要害,恐怕就会当场倒地。

    面对对手的突然攻击,朱一郎露出震惊之色,笨拙地侧身想要躲开,又慌乱的举起双手试图格挡。

    对手眼神中露出狂热的得意之色。

    指虎下一个瞬间就要轰在朱一郎腮帮上时,朱一郎脸上陡然浮现讥讽的狞笑,肥重的身躯轻如飞燕般快速侧身一闪,让过了对手的攻击。朱一郎举起的双手,重重捶在对手的背上。

    对手一脸不可置信,拼命想要躲开,却来不及了。狂喷着血重重砸在擂台上。

    擂台附近的人甚至能听到他骨头断裂开的惊悚声。

    “偷袭的本事,我可是你的祖宗。”朱一郎哈哈笑着看着躺在自己脚边的对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