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6章 3月6日更新番外

作者:卷卷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nunu.com】

    一场异常猛烈的沙尘暴, 与陆逍带领的辎重队狭路相逢。

    起初有士兵喊起来,陆逍不甚在意地偏头看去, 心想沙尘暴有什么好喊的?

    不等他腹诽完, 身后的景象, 就让他浑身的血从手脚开始冰凉。

    这场沙尘暴不似往日见过的那样灰暗泛黄, 而像是一座接近墨蓝色的万丈黑墙。

    与天相接的地方,沙尘暴把天空切成了黑白两半, 黑的那一半在疯狂吞噬白的这一半,飞快朝陆逍席卷而来, 那速度让人放弃逃跑。

    白日化为黑夜的前一刻, 陆逍只听见有士兵大喊:“趴下!往那边山丘后头去!爬过去!”

    陆逍在被吞噬前的一刻还想喊几句话安抚士兵,但他一张口就被飞沙堵住了嘴。

    难得一次展现神勇的机会,就这么擦身而过,早晓得, 他至少提前喊一句“趴下”。

    一片黑暗中,陆逍捂住口鼻卧倒在地, 匍匐前进,飞沙打在他盔甲后背, 发出针板摩擦铜铁时的声响, 没有铠甲保护的后颈很快从疼痛转为麻木。

    即便如此, 陆逍也并不慌张, 心想自己总不可能死于一场沙尘暴。

    凭着记忆和方向感躲到一块土丘后, 捂住口鼻耐心等待。

    不久后, 发觉呼吸困难, 陆逍用胳膊肘顶一下沙地,打算换一个地方躲避,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他整个人被沙子埋没了!

    陆逍瞬间爆发出浑身的力气一挺身,换来的结果,只是手掌陷入更深的沙石之中,以及消耗周围所剩无几的空气。

    他愈发喘不上气了。

    陆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看淡生死的人,但这一刻,求生的本能,让他急得面红耳赤。

    死于沙尘暴,甚至不算战死沙场。

    他心想:这么*屏蔽的关键字*,尸体恐怕都没法被找到。那么阿遥就没法看他被运送回京的悲壮场面了,也不能掀开棺盖,把眼泪滴在他英俊的脸上。

    这样的死简直一文不值。

    他还想,本打算要接贵妃去自己王府安度晚年,就这么死在沙漠里,母妃刚好转的病,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要死的时候,最好别往深处想,越想越不甘心,搞不好能气成冤鬼,那样他陆逍的气度还要不要了?

    死也要死得洒脱有气概。

    这是他昏厥前最后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好半会儿才能看清周围。

    陆逍仰面躺着,入目是灰黑起伏的岩石,周围似有火光闪动,照得岩石的阴影鬼魅般起伏狰狞。

    这是地狱吗?

    没能尽孝的人该入哪一层地狱?

    “我活该……”陆逍低低地自嘲。

    “别以为认怂顾某就不教训你了。”身旁传来老痞子不悦的嗓音。

    陆逍一惊,扭头循声望去,就见顾青远正坐在火堆旁烫酒。

    “我是在做梦么?”陆逍睁大眼。

    顾青远斜睨一眼“半身不遂”的小骗子,冷冷回答:“你要真是临死前梦见了我,揍你的时候我可以下手轻些。”

    陆逍反应过来,自己得救了,是被顾青远救的。

    死而复生的喜悦让他激动极了,顾不得浑身酸痛强坐起身,急问道:“其他士兵呢?”

    顾青远把烫好的酒提到地上,冷笑一声。

    陆逍急道:“怎么了?他们出事儿了?”

    “没有。”顾青远蜷起右腿,胳膊搭在膝盖上,一脸嫌弃地转头看陆逍:“别人都往地势高处躲,就你一个傻子往坑里爬,风沙一过就给埋结实了,是想给我增加搜救难度呢?”

    陆逍一听这话,闹了个红脸,挺腰辩解:“刚那场沙尘你也看见了吧?昏天黑地的,我就记得那方向有沙丘,就这么摸过去了,哪看得见高低?”

    顾青远蹙眉:“看不见还感觉不出么?”

    陆逍不接茬了,心里恼恨这江湖浪子太不给人留情面。

    顾青远一伸手,酒壶递到他手边:“喝两口,一会儿夜深了,天冷。”

    “不用。”陆逍不领情。

    顾青远也没好脸色,拿回酒壶,仰头灌一口,“咕咚”一下吞咽声很重,像示威。

    陆逍第一次感觉到顾青远有脾气,是很认真的跟他置气,于是心虚地转头偷瞄一眼他脸色,目光意外的被顾青远拿酒壶的手吸引了——

    即使是手背,都能看见顾青远指缝里渗出的血迹,酒壶都给染出血印子。

    “你的手怎么了?”陆逍睁大眼,从没想过顾青远这样的“高人”会受伤流血。

    “你说怎么了?”顾青远又那么冷冰冰地一笑,斜楞眼睛他:“你那么‘深藏不露’的往坑里钻,想刨出来,顾某总得费点功夫。”

    片刻的沉默。

    陆逍突然连滚带爬到顾青远身边,拿开酒壶,翻开他的手掌,瞬间被鲜血淋漓的伤口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他抬眼问顾青远:“你傻呀?拿手刨沙子?你的剑术呢?一个横扫不就能劈开那几尺的黄沙!”

    “万一给你劈成两截怎么办?”顾青远嫌弃地看他:“断胳膊断腿的还好说,就你这运气,没准要从脖子开始断。要是你没死契丹军手里,死我手里了,契丹王追着要封赏我,那多不好意思。”

    “那你也找个铲子刨啊!”

    “有那时间找铲子,也用不着刨你了,可以直接给你立个墓碑。”

    陆逍回过神,才觉得自己被救得很不可思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顾青远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简直不想回忆。

    沙尘暴一过,顾青远就去追辎重队,路上碰见丢了车马的士兵,问出遇难地点,立即飞驰而来,却死活找不着陆逍的身影。

    顾青远没有陆潜的归游体质,想探查周围动静,只能把内力大量灌入沙地。

    从马车被埋没的地方开始,他争分夺秒的挖了六个坑,才终于找到陆逍。

    其实他不是没时间找工具刨挖,只是心急如焚时,没顾得上。

    手指刨出血时,他还暗暗的求老天爷:看在他如此诚心的份上就饶小骗子一命吧。

    小骗子挖出来的时候,呼吸探不到,顾青远嘴对嘴给他灌气。

    直到陆逍嘴里一口黄沙咳出来,他才松了口气。

    抱陆逍走进这个山洞后,顾青远双唇莫名一阵阵发烫。

    后知后觉地低头去看熟睡的陆逍,双唇的灼热瞬间燃烧到心口。

    这古怪的反应,让顾青远有种无措的不安,加上陆逍差点丧命带来的惊吓,顾青远浑身都是无名火,让他想对小骗子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

    顾青远想不出来,总之需要狂暴一点,才能发泄心里的莫名情绪,所以他决定回去后揍小骗子一顿。

    陆逍此刻已经想象出老痞子为了救他,可能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心里是又感动又愧疚,捧着顾青远的手掌轻轻吹。

    顾青远难得看小骗子这么低眉顺目的伺候自己。

    火光打在他长密的睫毛上,每一次忽闪,都让顾青远心颤。

    这感觉太古怪了。

    他跟随小骗子来战地,只是想保护小骗子的性命,毕竟这么好玩儿的家伙,以后可能找不着了。

    行走江湖这么些年,顾大侠难得遇到个开心果,还没逗够呢,所以屈尊来一趟。

    但经历这次劫难,顾青远发现自己对陆逍的在意,超出了他自以为的份量。

    如果有人看见顾青远刚刚从营帐冲出来,到亲手把人刨出来的全过程,没准会以为他刨自己亲媳妇儿呢,这么奋不顾身。

    这太不对劲了,让他觉得心慌,想逃离。

    “天亮就回营,我送你回京。”顾青远冷冷开口。

    陆逍抬起头,软软地抗议:“仗没打完,怎么能回京呢?”

    “我要回山了,剑宗肯定压了不少事等我处理。”顾青远把手从陆逍手里抽回来,不再看他,“顾某答应保你周全,必须送你安然回京。”

    陆逍愣了一下,小声问他:“你要走了?”

    “嗯。”

    “以后还来宫里吗?”

    “师弟的剑术已经上路子了,师父的嘱托顾某已经达成,不用再叨扰了。”

    “那你也可以来作客啊。”陆逍第一次将思绪都从阿遥身上挣脱,盘绕在了眼前这个江湖老痞子身上。

    顾青远却出奇的冷淡,仰头灌了一口酒,低声说:“再看吧。”

    这是托辞,陆逍觉得顾青远不想再回来了,心一下子拧得极酸,问他:“就因为我不小心躲坑里了?”

    顾青远疑惑地侧头看他:“什么?”

    “没什么,对不起,让你受累了。”陆逍不再外露情绪,就像每次被母妃踹开,他竖起不在乎的面具,假装自己没对顾青远的营救感激涕零,所以并不在意他忽然的绝情。

    应该习惯了,所有老天给予他的温暖假象,最终都会迎来加倍的寒冰砸碎他的期盼。

    就像阿遥对他好了半辈子,然后嫁给七弟,顾青远拼命救下他之后,就要甩开他,永不相见。

    他必须习惯这样可怕的玩弄,不然就没法活了。

    【2月27日更新番外】:

    原本友好的气氛,被顾青远突如其来的告别砸出条裂痕。

    陆逍把那只为了救他挖了几尺沙地的手掌推开了。

    这下换顾青远不乐意了,把受伤的手戳到小骗子鼻尖,手掌几乎要挨着陆逍的嘴,蛮横地命令:“继续吹啊。”

    “自己吹去!”小骗子忘恩负义地别过头,不理老痞子。

    顾青远眉心拧了拧,这小骗子怎么不泪汪汪的捂住嘴了?

    他有些失望地回过头,拿起捡来的枯枝往火堆里添。

    有些枯枝长了些,被他折成两半,木刺往掌心伤处扎,刺痛让他下意识手握成拳,握得很紧,像是想通过按压缓和疼痛。

    这细微的举动被用余光偷窥的陆逍看进眼里,心里急得火烧火燎,差点就啪的一声捂住嘴。

    陆逍习惯在这种时候假装无所谓。

    是顾青远先要抛弃他的,习惯被抛弃的人特别有经验,要在被遗弃的最后一个画面,表现出自己冷漠高傲的假象。

    他跟顾青远谁也不看谁,几乎是背对背的姿态在冷战,这种角度斜眼去观察顾青远的手,陆逍眼睛快斜得抽筋了。

    看见老痞子拳头捏得死紧,指关节抵在地上,原本凝结成血痂的伤口被挤裂,血顺着指缝凝聚到指关节,往接触的岩石地板上蜿蜒出细细的血流。

    真是要了陆逍的命了,忍不住,只能抛弃尊严先认输,他一把抓起顾青远的拳头,气急败坏地凶他:“快松开!傻子么你?”

    “谁傻?”顾青远不甘示弱:“顾某竟然被沙尘暴中钻进坑里的人嫌傻了?”

    “我只是情急中缺乏经验没多想,又不是自己想找死。”陆逍把他手指扒开,把自己掌心轻轻覆上去,抬眼嫌弃地看他:“不像你,受伤了还死命折腾伤口,想见阎王吗?”

    顾青远哼笑一声,这点伤阎王大概不肯见,他一身绝顶功夫,剑伤内伤没少挨过,又不是皇宫里的娇皇子。

    不过转念一想,这点伤或许能吓唬吓唬小骗子。

    宫里的爷们不都娇气么?练武的时候,顾青远偶尔踹小师弟一脚,薛遥都能鼓着腮帮子跟他翻半个月白眼。

    好一阵子顾青远都误以为薛遥有斜眼的病症,但看见薛遥每次注视陆潜的时候,都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灵动异常,顾青远才慢慢琢磨出,这家伙是跟他置气呢。

    不准他踢陆潜!

    但这些贵族小爷们都特别含蓄,有事不爱直说,就给你个斜眼,让你自己体会。

    兴许小骗子现在心里已经在捂嘴了,就是没显露出来,还需要再“鼓励”一把。

    顾青远玩心一上来,想看小骗子为他捂嘴,突然就抬手扶额,虚弱地晃了晃身子。

    陆逍果然藏不住惊慌,一把抓紧顾青远手腕问他:“你怎么了?”

    “不知道。”顾青远低声开口:“头晕得厉害。”

    “能不晕吗!血流多了身子虚。”陆逍把顾青远胳膊绕在自己后颈上,想扛他站起来:“快走,咱们回营地,让军医给你补一补身子。”

    他刚勉力站起来一点,又被顾青远一胳膊压坐回地上。

    “不能走,等天亮。”顾青远一收胳膊,把陆逍捞到身边,在火堆旁乖乖坐好。

    “这里离咱们遭遇沙尘暴的地方不远吧?”陆逍急道:“回营的路我是认识的,带上火把,冷熬一熬就过去了,不能在这儿耽搁,白天行路更废尽力,汗流多了渴死都说不定。”

    顾青远摇摇头:“沙漠里的蛇兽多半昼伏夜出,它们的眼睛比咱们厉害,用不着火光,会发热的东西它们都能看得见,你还点火把?是想试探一下顾某的实力是否足以抵挡整片大漠的野兽?顾某一人尚可脱身,有你则未必。”

    陆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想辩解自己的实力不至拖他后腿,却又觉得没有十足的把握,正琢磨着反击的言辞,顾青远忽然把他按进怀里,缓缓倒在火堆旁。

    陆逍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是支撑不住昏倒了,慌张地抬头去看,才发现老痞子一脸惬意地闭着眼。

    “你干嘛?”陆逍急道。

    “睡觉。”顾青远垂眸告诉小骗子:“到了深夜,洞里都会冷得结霜,顾某勉为其难,帮你捂一捂。”

    “本王用不着你捂!”陆逍脸有些红。

    “那顾某用得着你捂。”老痞子不要脸的把暖宝宝当暖手炉,紧紧按在怀里,一屁八个谎的吓唬他:“哎呀,血放多了,浑身发冷,嘶……腿直打哆嗦。”

    陆逍一听,吓得眼睛睁圆了,挣扎的动静也小了,但还不甘心着,小声嘟囔:“你冷,我就给你再生一堆火。”

    “火哪有人热乎?我也不能抱着火睡觉。”

    陆逍还觉得怪怪的,咕哝着不让抱。

    顾青远一冷脸:“不听话?那让你救命恩人冻死算了。”说完就把手撒开了。

    陆逍气鼓鼓地不动了,当个委屈的暖手炉。

    但顾青远不像刚刚那样抱他了,陆逍抬眼一瞪,突然凶巴巴地伸手,反抱住顾青远的腰。

    他搂得紧紧的,脸贴在顾青远肩膀上,气呼呼地表明立场:“哼!”

    他是勉为其难抱老痞子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顾青远低头质问陆逍:“让你抱还委屈你了?顾某在江湖中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多少侠女想抱,都没机会。”

    “快睡吧你!”陆逍咆哮。

    “那不行。”顾青远扬起下巴:“顾某从不强迫人,不想抱,咱就各睡各的,不要同床异梦。”

    陆逍猝不及防被逗笑了:“别乱套词儿,什么叫同床异梦?”

    “差不多就那意思。”顾青远想了想同床异梦的反义词,解释道:“想抱着我睡,就得跟我同心同德,情投意合。”

    情投意合四个字像一块巨石砸下,震得相拥的二人猛然震颤。

    随后是一片死寂。

    顾青远感觉这次用词确实欠了些准头,怪不好意思地,低头想打个哈哈混过去,不料看见怀里的小骗子整个涨成了一颗小洋葱,脸红得发紫,一双小鹿样漆亮的眼睛绝望地睁圆了,就那么不知所措地靠在他肩上。

    小骗子大概是觉得被冒犯了的,但他不知该怎么应对这种状况,如果忽然推开他给他一巴掌,那就也太像个大姑娘了,反而加深了“情投意合”四个字的力量,所以他想就这么一声不吭地揭过去,被点了穴道似的一动不动。

    顾青远被陆逍的紧张感染了,本来没想歪,现在被捆绑着一起歪了,渐渐就感觉胸口发烫,跟陆逍贴在一起的身体部位更加烫,这般冷得结霜的山洞里,愣是给他烫出一脑门细汗。

    【3月2日补充番外】:

    顾青远正跟莫名袭来的燥热奋力抗争,窝在他怀里的“小暖炉”却没事人一样拱了拱脑袋,低头捡起他手掌,又开始轻轻吐气,往他掌心吹风,想用清凉与骚痒抵消一点伤口的疼痛。

    没有“情投意合”之前,顾青远还觉得吹着怪舒服,现在不行了,小骗子每吹一下,他心头火就旺盛一丈,立即闭着眼睛运气,往头顶逼出内力,来降心火。

    陆逍没察觉老痞子头顶像蒸笼一样冒热气,本来心里还因为那句“情投意合”臊得火辣辣的,一看见顾青远手上的伤口,就什么情绪都没了,一心只想给他减轻疼痛。

    剑客的掌心硬如金铁,剑柄磨砺出的茧子像是有生命,不会蔓延过指节纹路而影响手的灵活,就像是刚好给手掌穿上灵活的铠甲,于是伤口都嵌在最脆弱的关节纹路里,一握拳就会流血。

    那纹路里还能看见没被血液冲洗出来的砂砾,陆逍眉头皱紧了,他要找到干净的水,把伤口洗干净,但沙漠里水比营地更难找。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值得这位绝顶剑客弄伤自己握剑的手,于是抬头疑惑地打量顾青远。

    顾青远也结束了“自体散热”,淡定地垂眸与陆逍对视,“看什么?”

    “你很想救我。”陆逍不自觉捏紧了顾青远的手。

    “顾某奉命护你周全,自然要救你。”

    陆逍皱眉争辩:“你骗人,你根本不在乎七弟的命令,你是自己要来保护我的。”

    顾青远一扯嘴角笑起来:“你怎地如此自以为是?”

    “你就是!”

    “好好好,我是自己哭着喊着要来保护你,行了吧?”

    陆逍看他承认了,便松了口气,平静地问:“你想要什么?”

    顾青远一挑眉:“我想要什么?”

    陆逍说:“你救了我的命,我一定替你像七弟请赏。”

    顾青远一愣,眉间有怒气转瞬即逝,却好脾气地回答:“你的命值什么赏赐?顾某是山里出来的村夫,没见过世面,不会开价,能给点提醒么?”

    陆逍想了想:“看你想要加官进爵,还是钱财田产。”

    “要钱财,你能给多少?”

    “你想要多少?”

    “你能给多少?”

    陆逍没跟人讨价还价过,有些尴尬地想了想:“十万两,够不够?”

    顾青远哼笑一声:“你一条命就值十万两?”

    陆逍一皱眉,忙辩解道:“想要多少你自己开价,若是朝廷不给,我可以自己给你筹。”

    “怕你筹不起。”顾青远一手撑地,搂着陆逍坐起来,抬起手,想要擦去小骗子脸上的尘土,又怕手指上的血污沾染他的脸,便翻过手,用手背刮蹭,把小骗子收拾得七成干净,才认真地继续道:“整座皇宫送给顾某,也不值你的命。”

    陆逍一惊。

    他二十年人生听过无数赞美和奉承,竟不值眼前这句万分之一。

    脑子里虽还在想,这江湖浪子为何如此哄他,心里却没骨气地乐开了花,花开得太盛,顶得他鼻腔钝钝的酸,让他忍无可忍地失态回应:“你放屁!”

    顾青远清朗得笑起来:“皇宫里的君子礼仪,是这么教你跟救命恩人说话的?”

    陆逍不晓得跟谁生气,转身就爬开去,离老痞子三尺距离,别过头凶悍地低声开口:“我的命值什么?我什么也做不好,他们也不让我上前线指挥,好不容易争取到运送淄重,还被沙尘暴埋了。我就是个废物,搁哪儿都派不上用场,十万两买的是你手上的伤,不是我的命。”

    “你想派得上什么用场?”顾青远好奇地问他:“以一敌万力挽狂澜,还是单枪匹马取契丹王项上人头?”

    陆逍侧头看他:“你笑话我?”

    “我只想知道你在想什么。”顾青远说:“你是天潢贵胄,来战地督战,已经给了前方将士莫大的鼓舞,此前你苦心整理的战略和绘制的地图,在前线也都派上了用场,你还想做什么?”

    陆逍低下头:“这算什么?要是大哥或者七弟在,一定做得更好,七弟或许真能像你说的那样,单枪匹马取契丹王项上人头。”

    顾青远问他:“你亲自参战,是想证明你跟你弟弟实力旗鼓相当?”

    “不是,我要代我弟兄打赢这场仗,为父皇雪耻。”

    “你在后方提供支持打赢仗,就不算雪耻了?”

    “这不一样。”陆逍不想被刨根问底,别过头不看顾青远。

    “哪里不一样?你七弟就算能单枪匹马取全契丹将士狗头,这天底下也没几个人愿意拿整座皇宫换他,愿意拿皇宫换他的是他爹娘、他兄弟、还有他的薛遥。我说小骗子,你仔细想想,这些愿意换他的人,是因为他有单枪匹马取全契丹将士狗头的能耐,才愿意换他的吗?”

    陆逍落魄的背影僵硬了一瞬,继而缓缓转头,茫然看向顾青远。

    顾青远抿嘴一笑,淡淡开口:“你心里有答案了是不是?你知道你愿意换你弟弟,不是因为他有能耐,哪怕他瞎了聋了缺胳膊断腿废在家里,你也愿意换他,因为你爱他。”

    顾青远蜷腿站起身,靠近两步,单膝蹲跪在小骗子跟前,用无比坚定的目光看进他眼睛里:“爱你的人从来不是因为你有多大能耐而爱你,你能带给别人的回报,你自己根本看不清,”他朝小骗子摊开手掌:“就比如我亲手刨你的时候,想得到的是让你起死回生,不是十万两白银或者加官进爵,现在你醒过来了,还轻轻给我吹手掌,这是额外收获,我赚了,请再多吹几下。”

    一滴滚烫的眼泪,从小骗子的下巴颏坠入顾青远摊开的掌心。

    陆逍无声的低下头,双手抓住他手掌,轻轻吹了两下,泪水都滑出眼眶后,视线变得清晰,他又看见伤口夹缝里的细沙,大脑空白了一瞬,陆逍低头舔进伤口,用舌尖将顾青远伤口中的砂砾温柔地推出去。

    顾青远感受到掌心湿润的滑动,身子瞬间一阵,刚平复的燥火再次涌遍全身。

    ……

    舔完伤口,陆逍兴奋地抬头对顾青远笑:“这样就干净……嗯?你头上怎么在冒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